当前时间: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走进兰陵 >> 兰陵文化
操作选项:字体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兰陵地名与文化
     发布时间:2017-02-28  来源:

一、反映神话传说的地名

神话是原始社会全民口头传承的原始文化结晶。由于人类自身处在幼稚时期,对大自然的种种现象还不能够做出解释,把一些奇异的现象和自然灾害看成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所支配的结果,先人们用想象和直觉思维来进行解释。神话传说大多反映了古人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和英雄气魄。古代丰富多彩的神话,是远古历史的回音,它真实记录了中华民族在它童年时代的瑰丽的幻想、顽强的抗争以及步履蹒跚的足印。同样,作为中华民族的文化源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民族精神的形成。人人共知的盘古开天辟地、女蜗炼石补天、大禹治水、夸父与日竞走、后奔射日等,都反映了我们的祖先不畏艰险,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概。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虽饱经沧桑,却生生不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原因。反映在地理实体上的神话传说给予人们以永恒的记忆,这种地名就叫神化地名,它们启迪人们如何去区分真善美与假丑恶,鼓舞人们扶正祛邪,去战胜自然,改造自然。后来道教把许多神话加以改造,成为仙话的一部分。仙话一般讲述的是通过修炼或仙人导引,以达到长生不老或羽化成仙的目的,民间传说神仙居住在仙山洞府,但偶尔也下凡为民降妖除害,造福人间,如本区有许多的地名和八仙传说有关。所以许多村名中蕴涵仙化的传说,这些神话和仙化故事成为民间文学的一份十分珍贵的遗产。

“九女山”和“帽子山”,源自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二郎神要赶尽杀绝天上的十个太阳,最小的太阳被九个小姐妹救下,九个姑娘却被压在山底,成为“九女山”,二郎神被打落的帽子就成了“帽子山”。“郎公寺”是因一位羽化成仙的郎公得名。“芙蓉山”的神话是说一位神仙婆婆帮助被水妖祸害的村民除掉水妖的故事。“龙湾村”,因龙王惩治一个虐待婆婆的儿媳时将那地方抓出九道湾而得名。“龙沂庄”,原名龙裔庄,又叫龙污庄,是传说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外纳凉被龙所污,生下一个龙种,就是兰陵广为流传的秃尾巴老李。“黄谷峪”原来叫“黄姑峪”是纪念玉皇大帝的三女儿的,她下凡替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另外还有许多与神话传说有关的地名。如造律头、沂堂、迷龙汪、神山、运女河、龙泉、龙头汪、冷水沟、石龙山、大冶桥、甘霖、晒钱埠、白泉等。

二、反映移民信息的村名

根据大量村志可以看出,兰陵的移民分为外省地的人移入本地,本地区内的移民两种。远距离的移民主要是指明朝初期的规模空前、计划周密的人口迁移。元末明初,由于山东、河南、河北等地区是明朝与元朝决战的主要战场,连年的战乱、自然灾害和元朝统治的残酷,当地人口大量流失,村庄十室九空,土地荒芜。明朝初期,统治者为了发展经济,恢复生产,施行了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久的移民运动。把山西稠密的人口向上述地区迁移。兰陵境内移民主要是来自山西洪洞县喜鹊窝。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江苏东海县沿海的渔民,他们是由于明朝嘉靖时期因实行“禁海政策”而被迫迁移来的;还有一部分移民是从江南一带迁来的,另外是来自山东西北部的移民。

上述事实可以从村名志里或许多家谱里得到证明,也可以从历史资料中查阅到。下面是部分直接体现移民信息的村名。如万村,据碑文记载“因李姓从山西迁居于此,形容离故乡有万里之遥,故名村万村”。长屯,据《任氏宗谱》记载“任氏始祖……自山西洪洞县喜鹊窝迁居姚村,后复分是支……离长城较近,故名”。薛村,“薛氏始祖由江苏邳县薛圈子迁至此处,名村薛庄”。车庄,据陈家林前的墓碑记载“由济南府长清县野鹊窝迁居此地……因歹体徒作乱,几个聚落合为一体,名村扯庄”,后演变为今名。永安村,“徐氏始祖由淮南迁居此地,名村徐家村……”,大概厌倦颠沛流离,想永世安居乐业,后改为此名。洪西村,据《张氏家谱》记载,“前明永乐二年自山西洪洞县喜鹊窝移居安庄,后复分是支……”体现移民信息的还有后立庄、新胜村、小刘庄、金屯、幸福岭、柳峪、梧桐村、庄屯、土头、后墩等30多个村名。

三、反映先民美好愿望和情感的村名

历史上该地区曾经历经战争和动乱,历经无数的天灾人祸,人们祈望和平、安定、幸福、富足的生活,所以人们往往把太平、安宁、福寿、康泰的美好愿望寄托在他们所生活的村落的名字里边,这同人名的取名法有极为相似的一面。村名中常见的体现美好愿望和情感的词语有:旺、太平、富、乐、安、永、贵、和、合、荣、固、发、顺、兴、盛、吉等。如乐意官庄、旺庄、和庄、安平庄、保合庄、安乐庄、长新桥、兴隆庄、拾钱庄、太平庄、贤孝庄大、大兴屯、幸福岭、安庄、兴利村、多福庄(原名躲避庄)十顺官庄(今名司庄)、财源。“桥庄”是因聚落处阳明河两岸,人们盼望在河上架起一座桥,故名村桥庄,先民的美好理想和良好意愿可略见一般。

四、反应新时期政治色彩的村名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运动,由于修建水库的需要,许多的村庄曾进行搬迁和重建,那个时代也正是文化大革命进行地热火朝天的时期,各种运动此起彼伏,人们对伟大领袖顶礼膜拜,如醉如痴。所以,各种建筑物名、人名,甚至村地名都打上鲜明的时代的烙印。新建立的村庄名字的政治色彩尤为鲜明,更有甚者,文革期间还出现大量更换村名或街道名的奇特景象,许多被认为和“四旧”有关的村名或街道名,统统改换成具有“革命”色彩的名字,但文革后绝大多数的村名又恢复原名了。如神佑庄改成向阳庄,聚财庄改成现庄,新村改成前进村,玉皇庙改成永红,圣皇庄改成下湖,遇驾行改成郁家行,“关帝庙”改成“永胜”。至今,在许多当时建立的村庄的名字中还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

如:胜利村、四新、跃进、前进庄、永红新村、向阳新村、幸福岭、新胜村、团结、永红、文革新村、卫东、向曙、红旗新村等。

五、反映人们审美情趣提高的雅化村名

过去许多自然村初建时,由于当时人们的文化水平、审美水平和时代观念等原因,当初的有些村名之内涵往往很“朴素”,有的则显得有点“粗俗”,这也是不足为奇的,“老百姓穷,近取诸身,远取诸物,难免‘文不雅驯,绪绅先生难言之’。”6随着时代的进步,有的村名也在变得文雅起来。特别是解放后,现代人的文化水平、审美水平大大提高了,在八十年代的地名普查时,又有一批村名被雅化了。

村名雅化一般有二个途径:一是利用谐音法,用相同或相近词语替换原来的用字,村名雅化后,既具有语文上的理据性,又同时兼有高雅或时髦的含义。如:沙儿峪一沙兰峪逃荒沟一桃花沟南猪窝一南竹峪下猪窝一下竹峪粪墩一顺敦没娘沟一牧羊沟血沟一斜沟倒沟崖一道沟崖扯庄一车庄东塌桥—东大桥烤村-考村糊焰庄-胡沿庄大难庄-大南庄上沿-尚岩大棺地-大官庄后溢沟-后沂沟鸭蛋官庄-英沂官庄东、西十两-东西石良过街沟-郭家沟籆庄-月庄三河-三合卸梨村-斜里搁宝庄-葛宝庄鹰膀山前-英宝山前溜马湖-刘湖鲤鱼口-雷雨口刘锅-刘家郭望子石-王子石沐浴庄-木家庄大狼-大郎祖宗庄-祖居庄谭家梁子-谭良子大冢村-大仲村大步-大埠填坑-田家屯嫌孝庄-贤孝庄。

兰陵县人民政府主办 
地址:兰陵县兰陵路东段行政办公中心  
技术支持:0539-5538512    鲁ICP备06038494号